电影资讯

如何谈论一条河

2019-11-09 10:28:4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如何谈论一条河

郁闷的时候,我就去看河。

我家的南边,过一个十字路口,再穿过1座蜿蜒的立交桥,有一条河。河面其实不太宽阔,对岸历历可见。可就是这条河,却不知曾怎样的难为过古人,一度竟成了华夷之界。

河的北岸,河的南岸,曾都是荒野,后来,又曾经都是田园,而现在,都是城市。河就在两岸新邻的打量下,顺服而又仓促地向远方逃去。

虽是顺服,但毕竟野惯了,从荒野进入了城市,还是不怎么合规矩。因而河流过的地方,就是规则城市的一道不规则的裂隙。而我,也就得以从规则的尘世中逃离出来,把我不愿守规矩的内心,暂时托付给这条河。

这道裂隙,在某种意味的维度上,成了人们生活的荒野。而这裂隙之内,这河上的绿洲,河边的参差堤岸,则是另外一些孱弱而迷茫的、未经人类收编的生命的领地。那些没有城市户口的花、鸟、鱼、虫,这里是它们最后的未被强拆的国土,而这裂隙之外,人们的繁盛之处,是它们的荒野。

大河也曾是我们的母亲,我们的摇篮。而在从小读过的文字中,江河却多是使人或激愤或沉郁的所在。子在川上,看见的总是惊涛拍岸、孤帆远影、驿路断桥、野渡无人,听到的总是两岸猿啼、断雁西风、隔江犹唱、半夜钟声,想到的总是散发扁舟、乡关何处、朝丝暮雪、所谓伊人。诗人总喜欢和江河对谈,但一谈就谈出了江河之外,激愤的是家国,沉郁的是人生。

江河,是一个特别的地理界标,它提示每个涉江的诗人:你,在路上。一经对视,它就兀地扎进诗人的心头,标注出心灵的源流、分野与走向。或说,标注出了内心的河床。月映万川,万川归海,天下没有相同的河流,但天下所有的河床,都有相同的名字,叫做乡愁。

而我,面对我的河流,心事如波涛般奔涌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未及开口,仿佛已被波涛裹挟而去,满耳只余涛声。

因此,我只是无言的沿河行走,或顺流,或逆流。犹如一个行人,和另一个或并肩或擦肩的行人。即便桥就在河边,我也未想过去对岸看看。由于一次次渡桥、渡桥,我早已知道,空间如此逼仄与雷同,在彼岸回望,不过是镜像人生。

于是,河流就成为镜像与镜像之间的一道裂缝,河水撕裂了镜子的表象,引你不断向下探望,希望能够探望到另外1维的空间,探望到河床底部。只是,这条河,叫黄河,在大多数的时节,它混浊的一如我的生命。我只能窥视这看不透的满是旋涡与潜流的仓促的河水,像窥视我的过往、我的向往、我的内心。

当镜中的我窥视镜中的深渊,镜中的深渊也在窥视着镜中的我。这样的对视,是不是也是一种无声的对谈呢?我忽然觉得,诗人们对谈的何曾是江河,只是镜中的自己。

如此想来,如果这一刻,我和你一同走在河边,我应当这样谈论河流。河流是一道活动的镜子,观照着我们日复一日的人生。你即便静静伫立在河畔,河水自上游的远方流来,流过你的视野、你的身影、你的呼吸、你的耳畔、你的忧愁与牵绊,又流向陌生的远方。你即便静静伫立不动,也无时无刻不在经历着新来旧往。

这正如日复一日的生活,即使循环往复,也是每一天的新时光,映着你的旧模样。而若是看着每一天的太阳升起,就像看见河流的波涛涌起,心情也会随着起伏起来。或许那一刻,我便如水鸟远离河的裂隙,飞向荒野,血液里也仍然有浪的脉搏。那一刻,若这河流是血脉,我便是它向外流淌入荒野的一条纤细的支脉。

斯者如逝。河边的人,像河流一样,仿佛从未有过改变,其实,从来没法拒绝改变。也许,这么简单的道理,就是无力时,我常常来看河的缘由。可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,离开远一点,离开久一点,我就会忘却,乞求岁月静好,又慨叹此生无聊。

此时夜色已深,月朗星稀,两岸灯火渐渐寥落,河水隐没在黑暗中,不再与我对望,四下唯有汩汩的涛声。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写下的,“今夜,我泼尽满坛的酒,点燃一根烟,任青烟袅袅,钓那洗尽铅华的月亮”。那1夜,说的是草原,而今夜我在河边,戒烟已久。只是河水如酒,让人不觉开始怀念荒野之处,怀念远方。

印度神油介绍

效果最好的印度神油

伟哥价格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